进击的影视明星商人:游刃在娱乐圈与资本圈之间

2018-08-21 14:20:46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时代周报   作者 :   吴怡
  原标题:进击的影视明星商人:游刃在娱乐圈与资本圈之间
  
  在近日的“高勇操纵精华制药案”中,黄晓明以“理财不谨慎”自证清白,不过他庞大的商业投资版图随之被曝光。
  
  直接或间接持股51家公司的黄晓明,早已不是影视明星的身份那么简单。早年,黄晓明持华谊兄弟原始股上市暴富,之后投资乐视影业、万达影视等影视公司,此外,他还多次参与股权投资,成立明星基金,为P2P站台等等。黄晓明的商业人脉在2015年那场“世纪婚礼”得到了体现。
  
  而这只是娱乐圈部分明星商人的缩影。近年来,明星作为投资生力军,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荧幕前,不少明星以演员或歌手的身份亮相;荧幕之外,他们则以商人的身份游刃在娱乐圈和资本圈之中。吸金能力惊人的明星们,利用积累下的广博人脉和颇具商业价值的名气,对巨额财富进行投资管理。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明星投资理财的方式主要有3种:一是房地产投资;二是资本市场的股市投资,操作的形式一般是委托投资,即明星的资金委托给信托基金、保险机构、金融机构等代为投资;三是成立自己的投资公司。
  
  由于明星这个投资群体的特殊性,也引来更多关注。“明星获得内幕消息的渠道比普通人多,因为明星的社会活动比较活跃,大部分消息都是通过比普通人广泛的人脉渠道所获得。”江瀚说道。
  
  委托理财
  
  “黄晓明未被列为本案违法行为当事人。”8月17日,对于近日引起舆论哗然的高勇操纵精华制药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发布会上表示,排除了黄晓明直接参与这起股票操纵事件的嫌疑。
  
  相关的舆论暂以此告一段落,但事件之所以引起高度关注,在于如若明星操纵股市,容易对资本市场造成伤害。江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资本市场上,炒股和资本操纵的界限非常明确。普通个人的股市买卖操作不会引发资本市场的大起大落,但如果是资本操纵的话,容易引发资本市场的动荡,问题比较严重”。
  
  在此案,高勇通过信托计划等方式放大资金杠杆,集中资金优势,以连续封涨停、连续交易等手段,非法赚取了接近9亿元,这是近年来证监会查获的操纵单只股票获利金额最高的一起案件。
  
  事实上,除了明星以外,委托理财是不少人常用的一种理财手段。不过,近年来中国证监会查处多起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等违法案件发现,出借账户是违规违法的高发地。业内人士指出,由于难以界定委托理财中账户拥有者对于资本具体操作的知情程度,借用账户容易被用来规避监管和制裁。
  
  作为黄晓明“中国合伙人”的明星投资人李冰冰和任泉,也曾卷入过内幕交易争议当中。2013年,李冰冰、任泉投资的华博鑫业投资出资7600万元火线入股祥云飞龙,4个月后,祥云飞龙借壳圣莱达方案公布,圣莱达连续7个涨停,股价翻番,两人获利2000多万元。
  
  当时,舆论质疑李冰冰和任泉涉嫌内幕交易及利益输送,李冰冰和任泉则回应表示,投资业务主要由基金公司负责,两人只是公司股东,不参与投资决策,所以并不知道什么内幕消息。此外,不少影视明星如陈好、徐帆、邓婕等都曾被质疑过炒股涉嫌内幕交易。
  
  IPO“潜伏者”
  
  在股市二级市场的厮杀中,多数明星以个人的力量投资还是盈亏参半。相比而言,从一级市场开始着手布局,“潜伏”在准上市公司当中成为原始股东的方式,显得更加胜券在握,这既是PE和VC的投资之道,也成为了不少明星的选择。
  
  一位资深影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影视行业内,股权投资方和部分明星艺人会存在互惠互利的现象,通常来说,股权投资方会提供专业的投资分析,而明星艺人则会提供行业关系作为敲门砖。
  
  华谊兄弟曾被称为“造富明星股”,作为全国首家登陆创业板的影视娱乐公司,也给国内的明星通过资本运作暴富启发了不少。在上市前两年,华谊兄弟开展了几轮增资扩股,冯小刚、张纪中、黄晓明、李冰冰等众多明星认购股权,当时购入原始股的价格是0.53元/股。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后股价一度上冲到70元以上,多位明星一夜暴富,身家亿元以上。
  
  2012年至2015年期间,正值影视文化行业蓬勃发展的风口,企业上市行情良好,“潜伏”的方式不失为快速积累财富的捷径,不少合作紧密的明星搭上企业上市的“顺风车”。
  
  其中,唐德影视在上市前后也曾风光一时,招股书披露的前十名自然人股东,包括赵薇、范冰冰、张丰毅等明星。2015年,赵薇和范冰冰一同亮相深交所为唐德影视的上市敲钟,其后公司股价持续数月暴涨。
  
  当时,赵薇及其哥哥赵健合计持有唐德影视股票约757.44万股,其中赵薇所持117万股的市值达到1.54亿元,而2011年赵薇入股唐德影视时仅投入了77.64万元。
  
  去年10月,博纳影业正式回归A股,招股书亦披露了不少明星股东,包括张涵予、章子怡、陈宝国、黄晓明、黄建新、韩寒等。据悉,不少明星股东是在博纳影业2017年3月第三轮融资时迅速进入。
  
  不过,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去年5月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上市公司重要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股东减持套现的门槛有所提高。随着A股影视板块整体市值走低,这对于早期入股其中的股东来说,去或留的问题摆在眼前。
  
  去年10月,赵薇兄嫂的 “天价离婚案”被推到风口浪尖,同样作为唐德影视股东的赵健与陈蓉离婚后,持股比例分别变为4.8%、3.2%,这意味着两人持股均未达到5%,减持不需要再公开披露,同时减持套现的期限也大大缩短。随着唐德影视原始股解禁期的到来,投资者对于赵薇、范冰冰是否会减持也颇为关注。
  
  同样地,新丽传媒的明星股东众多,陈凯歌名列第二位,此外还有黄怡(海清)、李光洁、于征(于正),张小童(张嘉译)、胡军、宋佳等一众明星。今年下半年,如若阅文集团高估值全资收购新丽传媒的方案成功落实,明星股东也可以按照相关规定套现离场。
  
  并购重组
  
  不过,“这几年,明星投资的风向变化更多可能是直接介入资本市场或直接通过投资公司进行投资。”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赵薇早年“国内女版巴菲特”的称号来源于其在股市上精准的投资。2014年底,在阿里影业借壳港股文化中国之后,赵薇夫妇以31亿港元入股阿里影业,成为阿里影业第二大股东。2015年4月,两人在高位减持近10亿港元,从中赚取5.88亿港元。这一年,赵薇及黄有龙通过增减持阿里影业获益近8亿港元。
  
  此外,曾几何时,影视企业并购重组或也成为了明星实现资本化的一种方式。
  
  据媒体报道披露,2010年以来,不少明星独立出来自己开工作室,这使得影视企业的投拍项目营收失去了稳定的保障。为此,明星跟影视企业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明星成立空壳工作室待价而沽,通过业绩对赌协议,间接实现明星资本化。
  
  其中,一度引起业内热议的是,2015年,冯小刚花500万注册的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个多月后转手卖给华谊兄弟,后者斥资10.5亿元收购该公司70%的股权,这意味着东阳美拉整体估值达到15亿元。
  
  不过其他类似的操作并非都能最终成行。2016年,暴风集团打算以10.8亿元的对价收购刘诗诗和吴奇隆名下的稻草熊影业60%的股权,如若成功,刘诗诗获益将达到2亿元。然而在3个月后,证监会否决了这一起收购案。
  
  随着监管“紧盯”明星资本化,不少影视企业的收购计划也流产,其中包括唐德影视对范冰冰爱美神影视公司4亿元的收购,文控控股对海润影视、悦凯影视、宏宇天润的收购,以及乐视网98亿元重组乐视影业方案等。
  
  而此前喊出“要在一年内将乐视影业装入乐视网”口号的贾跃亭,最终还是没能带给一堆明星股东满意的未来。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